从<PTU>警员无伤亡和<毒战>警员全阵亡,杜导内心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www.nb88.com

     香港电影,应该是留给我最多回忆的电影。 
  最近院线片中给我留下最好印象的是导演杜琪峰的《毒战》,看完之后让我十分的震撼,同时也让我对导演杜琪峰有了很大的兴趣。在此之前,我对香港警匪片的感觉还主要停留在吴宇森英雄本色式的情感之中。现在,我已经沉迷于杜琪峰银河映像之中,不能自拔。 
   因而陆陆续续看了杜琪峰的一些警匪片(黑帮片)《毒战》《暗战》《暗花》《PTU》《文雀》《黑社会》《黑社会2:以和为贵》,再加上之前看过的《放逐》《枪火》《神探》《夺命金》以及一些其它类型的《阿郎的故事》《单身男女》《审死官》《济公》等等。一方面,我从中尤其是从警匪片中感觉到了杜琪峰所特有的导演印记,那就是叙事简洁有力,情节峰回路转,黑色幽默与黑暗宿命“双黑”并存。另一方面,我也不得不感叹,在这个港片日渐没落的年代里,杜琪峰的银河映像依然在大银幕上如一股清风吹过,让人耳目一新。 
    《PTU》这部电影在杜琪峰所有作品中并不特别突出,如果硬要说与其他影片最大的不同的话,那就可能是杜琪峰唯一一部使用英文缩写作为片名的电影了。但这部影片却是我个人比较偏爱的一部,所以对它做一点简单的分析。 
   《PTU》的故事背景是PTU(Police Tactical Unit,简称PTU,香港警察机动部队,职责是处理突发事件,保护公众安全)的两支小分队因为发生银行劫案而在晚上巡逻。一方面警察肥沙(林雪 饰)意外丢枪,走投无路只能求助于警官展(任达华 饰)的小分队,警官Kat(邵美琪 饰)则坚持向上级报告,为此警官展只得许诺天亮前一定将枪寻回来阻止Kat。另一方面CID的Madam张(黄卓玲 饰)则在调查一起黑帮谋杀案(此案又与肥沙有很大关联)。就这样几组人在香港迷人的夜色中走向了自己未知的命运。 
   首先从故事简介中我们可以看到影片采用了典型的多线平行叙事最终各个线索汇聚到结尾高潮的叙事结构(相似的影片还有最近比较火的日本电影《听说桐岛要退部》)。这种结构的一个特点是能够给与观众“全知的视角”,这里全知的视角指的是让观众知道各个角色故事的一些关键联系,而角色本身则对这些关键一无所知,相反他们可能正在寻找那些关键。比如CID的Madam张一直在寻找肥沙与黑帮谋杀案有关的证据,而观众对线索的关键是“全知的”。这种特点能从一定程度给予观众“全知”的优越感(相反有些电影会刻意抹杀这一点,让观众看得云里雾里)从而激发观众的兴趣。这种结构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最后线索汇聚高潮部分,这是我认为非常精彩的一种结局方式,当每个角色都被命运捉弄的山穷水尽的地步时,他们意外的走到一起,然后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影片在画面光影上,因为整个故事发生在夜间一晚,所以整个电影中完全没有自然光,所有的光线来自人工光,正因为如此导演得以在光影上大做文章。整部影片都使用了高反差,高对比的灯光设计,尤其是投影到角色脸上的灯光,常常使用特定的光源位置让角色陷入一光光明一半黑暗的光影之中,来表现人物的内心挣扎。而路灯的灯光大多从上到下照射,PTU很多戏份都是在路灯下的,这种顶光也增加了PTU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另外有几个远景俯拍PTU给了我相当深的印象,里面相隔距离很远的路灯所营造光线让PTU从黑暗走向光明再走向黑暗,也在暗示PTU在整个帮助肥沙的过程中越陷越深,无法脱身。随着影片中时间流逝,渐入深夜,PTU漫步在愈发黑暗的道路之上,配上空寂且节奏缓慢音乐,仿佛他们正向未知命运前行。 
   影片在配乐方面基本上使用的都是无声源音乐(即画面中无声源),这样的音乐充分表现了导演想带给观众的他的内心感受。因为我对音乐不是很精通,所以简单把片中的无声源音乐分为两种:一种是角色在追逐戏中使用的快节奏的电子乐,另一种是配合导演慢镜头和PTU漫步时使用的慢节奏的音乐。前一种在片中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十一分钟左右肥沙追逐马尾哥手下马仔时富有节奏感的打击乐。后一种的典型是结尾高潮枪战时配合大量慢镜头使用的略迷幻空灵的音乐。另外在声效方面,除了正常的环境音以外,我个人觉得枪战时的枪声被刻意放大,相信配合激烈的枪战场面能够给影院观众相当大的震撼。 
   影片的色调方面nb88新博娱乐城主要取决于夜间各色灯光的照射,影片中大部分时间都处在高亮光和黑暗之中,并不涉及色调,但是有几个场景却很特别的出现了色调。比如在51分钟左右的时候,PTU冲进马尾手下马仔的藏身之处,在这个场景中导演使用烛光照射下的暖色调,从而营造了PTU在片中少有的比较温情的一段戏。

阅读全文

【原著改编】名著与名片:回顾《危险关系》nb88新博官网

 

 

      1782年,一本名叫《危险关系》(Les liaisons dangereuses)的小说出版后引起轰动,头一个月便售出2000册,这在当时算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这部书信体的小说由175封信构成,描述了法国大革命前夕上流社会贵族之间堕落、荒淫的男女关系。本书作者皮埃尔·乔德洛斯·德·拉克洛(Pierre Choderlos de Laclos)18岁入炮兵学校,毕业后从少尉一路晋升到炮兵司令,是位水平相当高的火炮专家,曾经被授衔为陆军准将。他在奥尔良公爵(路易·腓力·约瑟夫)身边工作过,见识过不少法国上流社会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拉克洛的业余爱好是写作,他狂热的崇拜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和其作品《新爱洛伊丝》(Julie, ou la nouvelle Héloïse),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一部小说’,并在闲暇时仿照其书信体格式撰写了这本《危险关系》。

阅读全文

《金蝉脱壳》:动作二佬的迟到初夜情www.nb88.com

由1408号房间的米凯尔·哈弗斯特罗姆负责开房,好莱坞动作片老人院狮门开票,魂斗罗二基佬‘湿瓦辛格’与‘湿泰龙’主演的巨轮孤岛爱情动作片《金蝉脱壳》是一封黄金动作时代主宰者发往90年代的真挚情书,在有关于两位主演动作片劲爽记忆的观众眼中,这部初夜情式的作品确实来得太晚,但燃烧着童年和青春的激情以及眼下新生代未挑起重担的悲情,我们仍然可以体验到那份用心用脑、也用情用力的自在高潮感。

 

 

有了两部《敢死队》的铺垫,本片的标签中可以真正意义上加入“史施电影“这一项,作为中国电影走进好莱坞大片时代第一批入眼的动作明星,施瓦辛格与史泰龙在各自数十年的动作片生涯里打出了两条精彩度相当的血路,且在全球市场都能引爆相当的火烧感,对于新时期观众而言,单纯缅怀他们这一代中的个别明星显然不及组合之后重新回炉来得有趣,在《赤焰战场》,《敢死队》及即将提上日程的女版《敢死队》几个系列开发出的这种新型中老年团中档动作片,已经在不属于这批明星的年代唱响了高昂依旧的战歌,《金蝉脱壳》中以施瓦辛格与史泰龙为核心,在詹姆斯·卡维泽,山姆·尼尔及维尼·琼斯等人的辅佐下,首度玩起了时下最热的高智商开路,组团秀技能式的走位,虽然故事的精彩度难以完全让人尽兴,但当史泰龙全程开启大块头有大智慧模式,施瓦辛格结尾处意料之中翻转剧情时,还是有让人眼前一亮之感,说是眼前一亮,也要以越狱这一题材在此二人身上的化学反应为前提。

阅读全文

细数《泰迪熊》的童年印记www.nb88.com

  《泰迪熊》是一部幻想片,兄弟片,爱情片,疯癫恶搞片,屎尿屁片,长不大的老小孩片,这些都不难猜到,但我唯独没有料到它还焕发着怀旧的魔力,而且怀的这么精准,这么温馨,这么轻描淡写却又每一记都击中心灵。

  

  马克•沃尔伯格饰演的是个35岁男人,算起年龄来是70后那一辈,和笔者不是同龄人,但我俩的童年却沐浴在同一拨美国流行影视里。原因很简单,大陆引进的很多美国作品总是比当地要晚上十来年,比如60年代末的《加里森敢死队》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红极一时,译制于80年代末的《变形金刚》那一批动画片80年代初就在美国首播了,《飞狼》、《霹雳游侠》、《电脑人》都在90年代才登陆我国荧屏,《星球大战》、《夺宝奇兵》的旋风也在欧美刮了好多年后,才以译制片形式席卷神州大地。

  

  2002年20周年版《ET外星人》重映,笔者在影院看着数码修复后活灵活现的ET,满脑子都是十来岁那年,在刚开通的有线nb88新博娱乐城电视中初识这位大脑袋长脖子朋友的情景。电影首映的1982年,笔者都还没生出来呢,如果要跟美国朋友一起怀旧,对方肯定得是70后啦。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资讯通达无阻,如今的好莱坞已经可以无时差的渗透进我们的流行话题,世界越来越像个村落,当年特定时代背景下“隔了一轮”的文化错位,几乎不可能在今后上演。它们只会与陪伴我这一代人童年的经典影视作品一样,化为记忆长衢中的路灯,照亮曾经鲜活的时代印记。《泰迪熊》的主创们用一部卖座电影为它们掸去灰尘,让那些记忆重新鲜亮起来,让那一份曾经的温暖和感触重驻心头。这是献给美国70后一代的怀旧礼物,也足以拨动我国80后爱看电视一代的心弦。

  
  以下,将片中提到的80年代流行影视一一列举,欢迎眼神锐利、博闻强记的朋友们补充:
  

  《星球大战》:影片序幕,有一个孩子的圣诞节礼物是《星球大战》全套玩偶;罗莉来电,约翰手机响起的铃声是《星球大战》黑武士出场的配乐,好笑的是罗莉觉得这音乐有点恐怖,约翰立刻扯谎说这是爱情片《恋恋笔记本》里的。

  

  《ET外星人》:片头字幕中,有一张照片是童年的约翰骑自行车,全身被包裹的泰迪坐在车头篮里,不但造型模仿《ET外星人》那个经典镜头,连摄影机位都完全一致,估计能博斯皮尔伯格一笑。

  

  《飞侠哥顿》:约翰和泰迪对《飞侠哥顿》的膜拜估计和谢耳朵对《星际迷航》的迷恋有一拼,更绝的是还真请到了当年饰演哥顿的萨姆•琼斯真身出镜,戏份不少,老头子58岁了依然肌肉强壮,拯救世界绰绰有余。

  
  《夺宝奇兵三部曲》:泰迪捡耳朵的那一刹那,响起了琼斯博士标志性的主题乐,约翰家里贴着《魔域奇兵》的海报。
  

  《异形2》:泰迪被坏人撕成两半,奄奄一息,还在艰难的开着玩笑,说我和《异形2》里被撕开的机器人主教很像对吧。
  

  《八爪女》:这部007电影撮合约翰和萝莉功劳不小,两人初次约会就看了此片,之后约翰还试图演唱此片主题曲来赢回芳心,可惜滥用假声被轰下了台。

  
  《霹雳游侠》:泰迪来电时,约翰手机是《霹雳游侠》的主题乐,非常急促振奋,仿佛狐朋狗友在召唤,哥们,我有好东西给你看,快来吧。

  

  《壮志凌云》:约翰的老板老是吹嘘自己认识出演该片的汤姆•斯凯里特,约翰结婚时他还真把这家伙请来了,但汤姆一开口,观众就笑倒一片,原来……

  
  《布偶秀》:严格来说这是70年代作品,笔者完全不熟悉,一开始根本没留意,但泰迪在超市勾搭女收银员那句“Dirty
Fozzie”总让我觉得有典故,一查发现,Fozzie是《布偶秀》里一只熊的名字,那么泰迪的意思明显是要做一只“下流熊”了。布偶们几十年来魅力不减,去年还拍了真人大电影,约翰和泰迪童年看过它们的表演也不稀奇。

  
  《亲爱的妈咪》:同样的,也是通过对白挖出的引用,约翰一拳击倒胖小孩, 说对付这种孩子非得“go Joan
Crawford”不可,原来1981年有一部讲述好莱坞影星琼•克劳馥的《亲爱的妈咪》,克劳馥在片中用尽残酷手段虐待自己的儿女。
  

  《胡克警探》:一部80年代美国电视剧,讲述一个嫉恶如仇的警察在大都市除奸的惊险故事,由《星际迷航》初代的威廉•沙克纳主演,飞车追逐中,泰迪奋勇爬出后窗,说此情此景跟《胡克警探》一样刺激吧。

  
  文/方聿南
  

阅读全文

谈一下对《神圣车行》的看法nb88新博娱乐城

 

 

 

今年的最后一次放映我们选择了《神圣车行》这部被《电影手册》评为年度十佳影片第一位的影片。之后大家进行了讨论,我也对这部影片说说我的看法。

 

《神圣车行》的核心是那些“演员”。要理解这部电影,首现要理解的是他们。“演员”,在这部影片中有两个层面的意思。第一层是外在的,他们就是普通的演员,但是他们也是一群被时代遗忘的演员。是整个电影体制的牺牲品。而这部影片表现的就是对这个体制的影射。在影片中有像“Holy motors”和“Hollywood”的对应,“奥斯卡”和奥斯卡奖的对应。奥斯卡的第三个任务就是穿上动作捕捉的衣服,进行虚拟的表演。作为演员,他们的实体被观众遗忘了,被技术剥夺了。新的电影技术,仅仅作为一种技术,不仅遗失了最初电影给观众震撼以及想象的动力,同时也在无情的剥削着电影创作者。影片结尾,汽车的交谈已经在明确的表明了这一点。这层意思中包含着《神圣车行》对好莱坞以及现在流行电影的批判。

阅读全文

“瞎扯淡的电影和不靠谱的心理学”之序:三界之外的妖怪nb88新博官网

注:本文的设想已成功实现,本文提及的系列文章已结集出版,书名为《迷人的假象:光影中的心理学秘密》,见这里:http://i.mtime.com/wzcjojo/blog/7787000/ 本文最后也附上了本书的介绍,敬请关注^_^

 


瞎扯淡的电影和不靠谱的心理学

 

 

    这还不是一本书,但还是得自作多情地写个序,交代一下我接下来打算写这一系列文章的缘由。(当然我很希望将来它会是一本书。如果有出版界的朋友喜欢这系列的文章,赶紧联系我啊OO,其他朋友如果喜欢,也请帮我传播^_^)

阅读全文

库布里克谈《闪灵》nb88新博娱乐城

                米歇尔•西蒙 :在你之前的几个电影里,你似乎对故事周遭的事实和问题更感兴趣——比如在《奇爱博士》、《2001漫游太空》、《发条橘子》中分别探讨了核威胁、太空旅行、政府和暴力的关系。在《闪灵》中,你是先被超感官知觉(ESP,extrasensory perception)这个题材吸引,还是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小说。 
    库布里克:我对ESP和超自然(paranormal)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一些实验表明,证明超自然力是否存在只是缺少一些决定性的证据。除此之外,我能够肯定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打开一本书正好就是我们所要看的那一页,或者在朋友打来电话的前一瞬间想起他。但拍《闪灵》并非就是为了说说ESP。华纳的约翰•考利(John Calley)把小说原著给我看,我觉得这是我看过的此类小说中最具独创性、最令人兴奋的作品之一。它在心理和超自然力之间达成了一种特殊的平衡,让你以为可以从心理层面来解释超自然世界。“这些东西一定是杰克想象的,因为他是疯子”,这让你把对超现实的怀疑放在一边,直到你完全的进入到故事中,以至于不知不觉就接受了它。 
     
     
    西蒙:你觉得这是小说获得成功的关键吗? 
    库布里克:是的。我想这是小说的高明之处。当超自然现象发生的时候你就会寻找相应的解释,最说得通的解释似乎就是这些奇怪的事情其实就是杰克想象出来的东西。直到格兰迪,就是用斧子杀死全家的前任看守人,他的鬼魂打开储藏室的门让杰克跑掉。这时候除了用超自然来解释之外就没有别的方法了。这个小说绝对不是什么严肃的文学作品,但情节的设计基本上是极其优秀的,对电影来说通常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西蒙:你有没有觉得现在这种非常类型化的角色和象征性的画面(symbolic images)只有在这类通俗文学里才能找到,而在高品位的文学作品里却基本上已经消失了? 
    库布里克:的确,我想这是它们常常获得巨大成功的部分原因。毫无疑问一个好的故事总是重要的,伟大的作家通常还是在一个好的情节的基础上进行创作。我一直不能断定是否情节只是一种将读者吸引住的方式,好让你干别的事情,还是情节真的比其他东西都重要,在潜意识中和我们进行交流,就好像以前的神话那样。我想在某些方面来说,那些现实主义小说和戏剧的俗套严重的约束了故事本身。首先,如果你墨守成规,遵循现实主义所要求的节奏和铺陈方式,你就要花比奇幻小说长得多的时间才能表达出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与此同时,你在现实主义上下的功夫却可能削弱在潜意识上的抓人的能力。现实主义也许是将观点和概念戏剧化的最好方法。奇幻小说则是处理发生在潜意识层面上的主题的最好方法。我想鬼故事在潜意识上的诱人之处,举一个例子,是在于其中有对永生的期望。如果你曾经被鬼怪故事所吓到,那你一定接受超自然的东西有确实存在的可能。如果他们的确存在,那死后等待我们的也就不仅仅是被遗忘了。 
     
     
    西蒙:许多的奇幻小说中都有类似的暗示。 
    库布里克:我想最好的奇幻故事对我们所产生的效果跟以往的童话故事和神话一模一样。现在流行的玄幻题材,尤其在电影中,暗示着流行文化,至少,无法从现实主义找到所需要的东西。19世纪是现实小说的黄金年代,20世纪也许是奇幻小说的黄金年代。 
     
     
    西蒙:《巴里•林登》之后你就直接着手进行《闪灵》的工作吗? 
    库布里克:拍完《巴里•林登》后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阅读上。月复一月,我都没找到什么能让我兴奋的东西。当我想到有多少书要读却永远没机会读,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就会产生恐惧感。正因为如此,我开始回避系统性的阅读,而用随机性强的方法取而代之,一半靠撞大运,一半靠计划。我想这也是应付那些堆在屋子里的报纸杂志的唯一办法——一些我本来要找的文章的背面也许正藏着其它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西蒙:你对ESP做了什么研究吗? 
    库布里克:事实上没什么研究可做,这个故事不需要我研究,因为我对这个话题一直有兴趣,我想我知道的已经绰绰有余。我希望ESP和其它与之有关的通灵现象最终能够利用科学实验找到科学的论证。事实上的确有许多科学家已经被现有的证据所吸引并在这个领域花了大量时间努力耕耘。如果能够找到决定性证据,也不会像人们发现了外星智慧那样令人兴奋,但肯定会让人视见大开。除了这种种我们或多或少记得的难以解释的通灵体验之外,我想在动物的行为上也能找到类似的事情。我养了一只叫波立的长毛猫,它的毛总是打结,需要我给她梳理或者剪毛。它特别讨厌我这么做。有很多次,当我抚摩它,觉得她的毛上有很多结,想要采取一些措施的时候,它就会在我准备拿剪刀或者梳子之前突然钻到床底下。我当然想过它能提前预知我什么时候打算使用梳子的可能性,比如当我想要替她梳毛的时候会用某种特别的动作摸那些结,但是我肯定她不是靠这个察觉出来的。她的毛几乎总是打结,我每天抚摩她无数次,可是只有在我想要给它修剪的时候它才会跑开藏起来。自从我意识到有这种可能性后,不管我觉得不觉得她需要梳理,我都刻意地让自己抚摸她的动作没什么两样,但它还是能发觉出有什么不同。 
     
     
    西蒙:和你一起写剧本的黛安•约翰逊(Diane Johnson)是谁? 
    库布里克:黛安是一位美国小说家,她创作了不少非常优秀且获得广泛关注的小说。我对她写的好几本书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和她聊过之后我惊奇地发现她竟然在伯克利大学教授哥特小说。当《闪灵》立项后她就被认为是理想的合作者,事实上她也确实胜任。在她开始参与创作之前我已经开始写故事剧本(treatment),但我还没开始动笔写剧本。写《闪灵》剧本的关键在于提炼出故事情节的精华之处,并且重写故事的薄弱环节,角色也要与小说中有些不同。伟大的小说被糟蹋通常就是在这个压缩阶段,因为它们的闪光之处在于行文优美,作者的洞察力,和紧凑的故事(density of the story)。但《闪灵》不同,它的优点几乎全在叙事结构,把它改编成为电影剧本并非什么难事。黛安和我仔细讨论了这本书,并且为影片中应该出现的段落草拟了一个大纲。这些段落经过反复的组合和打散,直到我们认为对了,才开始正式写。我们写了几稿,在拍摄前和拍摄期间我们也陆续修改过。 
     
     
    西蒙:很奇怪你强调这种超自然方面的东西,因为别人会说在影片中你在杰克的行为上花了不少笔墨做明显理性化的解释:比如高海拔、幽闭恐惧、孤独、缺少饮酒(lack of booze)。 
    库布里克:斯蒂芬•克莱恩(Stephen Crane)写过一个叫做《蓝色旅店(Blue Hotel)》的故事,你能够很快就知道里面的核心人物是个妄想狂。他在一场扑克赌局中觉得有人出老千,就去指责对方,挑起争斗最终被杀。你会觉得故事要说的就是他的死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一个患妄想症的赌徒到头来必然要卷入到一场送命的枪战。但是,到最后,你会发现他指责的那个人的确是做了手脚。我想《闪灵》也采用了类似在心理上的误导,不让人过早的意识到超自然的事情确实在发生。 
     
     
    西蒙:为什么你修改了故事的结尾并且删掉了酒店毁掉的戏。 
    库布里克:说实话,对我来说原著的结尾有些陈腐,也没有什么意思。我想要一个观众想不到的结尾。在影片中,观众认为Hallorann能够来救温蒂和丹尼,当他被杀的时候观众觉得:糟了。显然,观众所担心的是温蒂和丹尼已经无处可逃了。这个迷宫结尾或许是从小说中动物造型苗(animal topiary)的那些段落想出来的。事实上我已经不记得最初的想法是从哪来的了。 
     
     
    西蒙:为什么房间号码从小说中的217变成了237? 
    库布里克:影片的外景地是在胡德山(Mount Hood)附近的Timberline Lodge,那里只有217没有237号房间。酒店的管理者担心看过电影之后客人们就不会住在217号房里了。其实真正让我们提心吊胆的是酒店就建在胡德山的高坡上。胡德山碰巧是一座休眠火山,但是最近山上发生的类似于地震的预喷现象和几个月前在60英里之外的圣海伦斯火山(Mount St. Helens)发生的大规模喷发很相像。如果胡德山也来这么一手,那么Timberline Lodge估计就像小说里的远景酒店那样被烧毁了。 

阅读全文

【文艺片】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天使爱美丽》的浪漫nb88新博娱乐城

文/衡Isabella (转载须征得本人同意,并注明作者出处 谢谢合作)

稚嫩的脸庞,伴随着音乐和几个简单的场景剪影,让人一眼倾心于这个会把树莓套上十指再迅速一口一口吃掉的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芸芸众生,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境遇,不同身份,可以让我们相通的是孩子的天真和老人的静和。

 

在导演让·皮埃尔·热内的镜头里,整部片子如同艺术家精心涂抹的油画,色彩不繁杂,营造出法式的炫彩浪漫和节奏。不急于告诉你什么,而是徐徐推开背景色的油彩,娓娓化开焦点色的对白。
爱美丽没有显赫的出身和家世,医生爸爸和校长妈妈,在这样一个中产阶层的家,没有亲兄弟姐妹的爱美丽,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如同我们这些时代所造就的独生子女,从小没有多么惊天动地令人羡艳的光环和经历,有的只是三口之家的温馨,父母全部的爱意,和独自一人成长的孤寂。
长大后的爱美丽,也并没有成为多么了不起的人,做了普普通通的餐厅服务生,仍旧按照上帝预设好的路平静的向前进。某一晚,爱美丽因为在洗漱时,意外发现了一个几十年前素不相识的人遗留在房间瓷砖后的一个小铁盒,从而踏上了带给身边所有人美好和希望的转变之路。几经辗转,爱美丽找到小铁盒的主人白拓图,匿名归还白拓图了儿时收藏的一些小物,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小小举动竟然可以挽救白拓图已经僵冷的亲子关系。

阅读全文

《鬼玩人》:凶残恐怖片的终极体验nb88新博娱乐城

 

 

 

山姆·雷米,1959年10月23日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其自小就展现出对电影制作的浓厚兴趣。十岁时,这位小电影迷就已经用8厘米摄影机制作出了属于自己的“电影”,在从密歇根州立大学毕业以后,更是伙同从中学时代就是死党的布鲁斯·坎贝尔和好友罗伯特·G·泰伯特共同成立了一个“文艺复兴影业”(即《鬼玩人》三部曲的制作公司)

 

1979年,梦想要成为真正电影人的三个底特律小子——导演山姆·雷米,演员布鲁斯·坎贝尔,制片人罗伯特·G·泰伯特私奔到了田纳西州,打算拍摄一部“五个小孩勇斗魔鬼”的恐怖片。身无分文的三人从当地的医生、律师处筹募到了375,000美元,并借来了一台极其简陋的16毫米摄影机,其后从没有受过专业电影训练的三人,开始了凭着感觉拍片的艰辛过程。

阅读全文